当AI开始创作出令人惊叹的作品时,你的双眼已被蒙蔽
2018-02-14 11:55:28
  • 0
  • 1
  • 0

来源: 网易科技报道 

网易科技讯2月13日消息,据外媒Venturebeat报道,AI的工作效率无疑是很高的,不像会受到情感因素干扰的人类,AI可以非常快、非常准确,毫无障碍地完成我们交托给它的任务。一个算法就能让AI干那些索然无味的重复性工作,在数据处理方面,每台计算机的性能都能像“雨人”那样强大。

但如果说让AI去进行艺术创造,你觉得可行吗?因为艺术是将科学和技术结合到一起的产物,我们通常倾向于在那些逻辑需求大过情感需求的“创作世界”之外的领域,让AI来协助我们完成工作。这是很自然而然的想法,因为就目前来说,AI机器还缺乏情感智慧和所谓的“直觉”。但当代码要求AI去进行艺术创作的话,它们也是有能力能创作出富有创意的作品的。

AI在这方面的进步非常突出,目前的AI已经能写诗、作画、讲笑话了。除此之外,它还能创作菜谱、写流行歌、报道新闻——这些传统的创意工作此前一直被人类创意工作者所牢牢地把控着。

虽然,“艺术家”的角色在短期内还不太可能会被AI完全接管,但AI具备能进行艺术创造的能力的这事儿,也催生出了一个关于艺术品本身的哲学问题——当我们评论一件AI艺术品的艺术性时,谁应该得到褒奖。

AI艺术与人类艺术相比如何?

即便是最老练的艺术批评家,他们有时也无法区分开AI的艺术作品和人类的艺术作品。日前,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艺术与人工智能实验室的一个科研团队编写出了一个算法,它可以基于自己对人类艺术史的认识,创作出令人惊叹的艺术作品。

这个科研团队所开发出的一种神经网络能以一种全新的AI创作风绘制画作,在巴塞尔艺术博览会(Art Basel)上参观过这幅画的观众中,有53%的人认为它是人类创作的。

而这个团队开发出的另一种模仿现存绘画艺术风格的神经算法,则表现得要稍差一些,但也有35%的参观者认为,它所创作出的画作是人类的手笔。

更令人惊奇的是,当科学家们询问那些看过这些艺术品的人,这些画作是否能鼓舞他们?或是,是否给他们造成了情感上的共鸣时,AI所创作出的艺术品的得分在所有的艺术风格里,都要略高于人类艺术作品的得分。

在写作上,AI在某些方面表现得很好,在另一些方面也会不尽如人意,神经网络和预测性算法离“完美”还差得很远。当科学家们用7部《哈利波特》小说对一个AI系统进行训练后,它所创作出的一个章节非常滑稽,但缺乏深度。例如,有一段是这么写的:“罗恩打算变成一只蜘蛛,事实上他已经成了一只蜘蛛。”

类似的,科学家们用海量的科幻剧本训练这个AI系统后,它还创作出了一部名为《Sunspring》的短片,得益于许多知名演员的倾力演出,这个电影的可观赏性还是很高的。

在音乐和诗歌方面,AI的进步也显得尤为明显。AI曾以Beatles乐队的风格创作出了第一首AI流行歌曲,虽然与Beatles那些金曲的高排名相比,这首AI歌曲的流行排名还不是很高,但它还是捕捉到了Beatles成员们的音色特点。

除此之外,AI算法在经过一些易于理解、简短而抽象的诗歌的训练后,还创作出了一些十四行诗和各类诗词。

机器人记者或许是AI目前所涉足的那些艺术媒介领域里,表现得最为成功的一个。目前,在我们所处的互联网上,到处都存在着它们忙碌的身影,我们已经很难判断出一篇报道的作者,究竟是人类?还是AI?

AI能做啥?AI不能做啥?

为什么AI在绘画上表现得很出色,但却拍不了电影呢?为什么它写出的诗歌很生动,但写小说就不在行了呢?一篇围绕着AI创作十四行诗的分析报道,在总结AI目前在艺术世界里所取得的成功和犯下的过错时,曾这样写到:“这些由机器人写出的十四行诗...似乎什么也没讲。”AI确实能写诗,但它还无法讲述一些连贯的故事。

艺术需要讲述一个故事吗?虽然对绝大多数小说来说,它们是需要一个核心故事的,但有些艺术媒介其实只依赖于一些图片或是隐喻,它们能引发观看者的情感共鸣,或帮助他们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去审视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

所以,虽然可以没有核心故事,但笔者认为要创作艺术还是需要具备三个必要条件:一是技术能力;二是创造力;三是目的性。

AI能非常出色地模仿前两点,比如给它足够的信息和方向,AI就能再现一种绘画风格,亦或者学会一首诗的韵律结构。

创造性就要难懂一些了,我们可以用对想象力和原创性的应用来定义它。其实AI要实现这两点并不困难,原创性是可以通过代码去实现的,事实上,人类常常受困于自己的逻辑常识,而无法取得创造性的突破,但机器人却没有这样的限制。举给例子,IBM的“Watson大厨”,它常常会出于好奇,出人意料地将一些不同寻常的食材组合到一起,幷创造出新的美味。AI设计师还能从你的衣柜里找出你从未想过,但搭配得很完美的服饰。

在颜色、词汇选择和其它一些艺术性的决策方面,AI也表现得非常棒,它往往能超越平凡,带给人以全新的艺术灵感。

AI能在技术能力和创造性方面媲美人类,那么要想创造出真正的艺术作品,就只剩下目的性这一点了——目的性是启发一件艺术作品诞生的源头,也是这件作品想向人们传达的讯息。然而,人工智能和其开发者的智力却是相互独立的,开发者开发出的AI机器能依据它所接收到的信息作出决策,学习新知识,甚至自我进化。

如果一个AI机器画了一幅抽象画,那么这幅特殊的艺术画作的意图,不能被简单地归结到开发出这台AI机器的程序员身上,但它也不完全属于AI机器的本身。这种艺术或许很有魅力,但它背后所想表达的意思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这让我们很难去赞美它。

艺术家的角色

许多伟大的艺术作品都具备一些意义和价值观,因为这些作品背后往往都有许多故事和情感。比如梵高的《星空》,它就是用从收容所的窗户向外看的视角,去看夜空。同样的,毕加索的名画《格尔尼卡》也描绘了德国空军疯狂轰炸西班牙小城格尔尼卡的情景。

当我们面对一件由AI创作出的艺术作品时,我们有许多选择,我们可以无视其创作环境,单单从我们所处的人类的视角,基于带给我们的感受去评价它。设想一台计算机给我们造成的情感上的触动会大过人类,是一件很别扭的事儿,但在我们所处的21世纪,我们将不得不去习惯这一点。

我也可以评价艺术家——在AI创作的情况下,指的就是开发出AI机器的开发者。程序员如果作为一名艺术家的话,即便在AI艺术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曾一次或多次地独立于创作过程之外,但他/她也有过自己的观点和意图。

最后,我们还可以考虑“为什么”。出于实验性的目的让AI去进行艺术创作是一件很有趣儿的事情,但我们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像其它工作那样,让创造性的工作也变动自动化?用奥斯卡、普利策奖、格莱美奖来褒奖那些程序员,而剩下的我们就坐在下面,静静消费它们(如果我们消费得起的话)?

这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当我们小心翼翼而又果敢地在我们的生活中,在事业里,在娱乐时,在消费时,我们都必须时时刻刻在脑子里想着这样一些目的性的问题。

就目前来说,一台被艺术史“熏陶”过的,想要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艺术作品的AI机器,它和一个艺术专业学生所能做的事儿没什么不同。他(它)们都得到了别人的帮助,而AI本身就是我们相互合作的证明,AI能做的事儿,也是人类创造力和能力的合理延伸。(止水)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