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顶级AI专家闭门会议:每个国家都该设“人工智能部长”
2018-02-11 13:47:23
  • 0
  • 1
  • 0

新智元编译

来源:Futurism

作者:张乾

【新智元导读】这个周末,来自IBM、Facebook、亚马逊以及联合国等全球50多位顶尖思想家、各级政府官员和AI参与者悄悄开了一场闭门会议,讨论了AI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挑战,并试图寻找解决方案。会议并没有达成有成效的结果,但这有可能是全球共同治理人工智能的开端。

当人类不再是地球上最智慧的生物的时候,人们的担忧就开始了。

这个周末,一个人关于工智能全球治理的闭门会议悄悄召开,会上聚集了包括IBM、Facebook、亚马逊以及联合国等全球50多位顶尖思想家、各级政府官员和AI参与者,虽然议题略微陈词滥调——如何治理人工智能——但这50多人在辩论中碰撞出的火花则显示出人类对未来的种种展望。

当人工智能尚处于初级阶段,有一群人开始在思考如何进行治理,应该算是比较前瞻的好事。

超50人的闭门会议:世界顶级人才讨论AI全球治理

去年十月,阿联酋任命年仅27岁的Omar Bin Sultan Al Olama为该国首位人工智能部长,一时轰动世界。Omar Bin Sultan Al Olama的职责包括投资最新的人工智能技术,并将其应用于各个行业,从而提高政府效率。

Omar Bin Sultan Al Olama

这次圆桌会议,就是这位年轻部长领导的阿联酋人工智能部和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未来社会AI倡议组织(AI Initiative)联合举办,后者创建于2015年,汇集了哈佛及其他地区的学生、研究人员、校友、教师和专家,其使命是帮助塑造全球人工智能的政策框架。

AI Initiative的主要职能

圆桌会议的主要目标是为了应对AI带来的全球治理中的挑战和机遇,确保各国能安全地推动人工智能发展。

据国外媒体Futurism报道,出席这次闭门圆桌会议的人,包括从IBM到Facebook,从亚马逊到联合国的顶级专家学者、政府官员和其他AI领域的参与者,人数超过50人。

由于是闭门会议,尚不清楚是否有中国相关人员参加。

政府必须行动:每个国家都应该设立“人工智能部长”

因为是讨论人工智能的全球治理,所以大家先把政府批判了一番。

人工智能在几乎所有可以想象的行业里都有着无尽的潜力,而且越来越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AI技术已经在诸如法律和医学等领域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是,拖后腿的是监管层,并且缺乏适当的指导。

一位参会人员说,政府需要加快行动。另一位也同意,他指出国家必须认识到,人工智能正在每天创造一个更快、更高效的世界,“政府必须知道,今天是它们余生中最慢的一天。”剩下的人纷纷表示同意。

随后,这个话题转向政府官员如何加速人工智能的利用。 “你需要像迪拜那样的人事部长。”一名专家小组成员说。

这话说来容易,任命一位部长也不麻烦,但如果你任命了一个人工智能部长,那为什么不任命一个DNA部长?或者一个区块链部长?与会者认为真正的解决方案应该细化,并非不是那么宏大。

专家组给出的替代解决方案,大多需要经过长时间的考验,例如利用投资激发或鼓励创新并加速人工智能开发。但是,有些人对使用这种方案持谨慎态度,他们担心这样的举动会导致政府缺乏监督和控制,这是该组织(AI Initiative)试图减轻而不是增加的问题。

针对政府缓慢的态度,一位小组成员问道:“政府在创新方面落后于行业,是因为人工智能造成的风险太多了吗?

另一个人认为,政府应该完全开放每一个领域,并结束监管。这种观点获得一部分人同意,但也有不少人指出,完全开放带来了一系列全新的问题。正如一位小组成员指出的那样,完全开放可能并不明智,因为它也会让不法分子参与进来。因此,有人认为,政府只需要激励特定的任务,并且只提供对特定领域的开放。

那么问题是,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谁决定激励什么?谁决定开放权限?

最直观的答案可能是:设置人工智能部长。

分歧很多,言辞激烈:达不成共识就是B.S.(Bull Sh*t)

这次圆桌会议的目标是制定一个国家路线图,会上讨论了很多议题,其中包括普遍的价值观、伦理与道德、国际合作等。

在会议的一个环节上,重点讨论的是如何制定人工智能的规则,一个专家小组成员暗示,大家价值观应该是普遍一致的。 他认为,建立一套治理人工智能的基本道德规范真的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 “人类的道德是一个,不是十个。我的意思是,没有人认为把杀人当成好的(道德)。”

一位同行小组成员指出,尽管道德伦理的普遍性在理论上存在,但它只存在于理论上,现实中要复杂得多。“比如一旦我们开始谈论隐私权,每个人都有一个非常不同的看法。”他还强调了国家如何重视我们认为最基本和最基本的事物,比如人类生活的不同方面。“一旦我们开始考虑妇女和少数民族的权利,各国就不同意了。”

其他人则表示,只要各方继续保持发展的目标——稳定就业、发展经济、提高政府效率、节约资源保护环境、满足投资者——就不需要达成什么共识了。“我们想说什么,我们真的看重共同价值观?”一个恼怒的人问道,“在我们达成这个共识之前,所有这些谈判都只是B.S.(Bull Sh*t)”。

后来,议题转向该由谁来领导人工智能的监管工作,这一点上,依旧不能达成一致。

“我们真的想说这是关于’世界’吗?”有人说,由于这个星球的很大一部分没有代表参会,所以这次会议并没有权利谈论“世界”。“我不知道南半球来了多少人,谢天谢地我们来了个日本人,不然我们全都是西方人了。”

一位小组成员指出,现在建立一个全球治理组织是不可能的,“我们应该推动的是更多的国际合作。”

但也有人不同意这一观点:“所以你认为没有必要为发生的一切建立一个紧密联系的整体?”

答曰:“我认为建立全球组织在某些方面是有益的,但现在还为时过早。”

另外一位观察了对话多次的人简明扼要地总结出了一个共识,他指出,在我们开始以权威的名义就国际合作发言之前,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不确定我们是否准备好了全球治理,我们还有很多研究仍在进行中。”

人工智能全球治理:我们缺乏解决方案,但并不缺乏兴趣

无论是言语还是参会者的脸上,大家都感到沮丧。 一些专家小组成员指出,现在做很多事情已经太晚了,比如美国近年来频发的公众数据泄漏问题就没有解决。

这次会议上并没有提出针对人工智能治理问题的解决方案,因为人工智能真的太年轻,还有很多不确定的事情发生。事实上,这次会议主要问题是“只有问题、问题、问题”,没有方案。

会上这些对话虽然激烈,但却可以证明,虽然我们目前缺乏解决方案,但并不缺乏兴趣。

在谈话结束时,一位专家小组成员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的声音带有一丝希望。 “近几年来,技术论文和创业公司的数量都出现了爆炸性增长。”他说,这一切都太奇妙了,但是总体来说人工智能还很小,我们仍然有机会制定解决方案。

尽管会议结果令人沮丧不已,但有一点很清楚:如果政府打算建立人工智能未来社会,那么在这个房间里的、超过五十个世界上最聪明的大脑可以为之所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